1
1
创始人故事
FOUNDER STORY

创始人故事
FOUNDER STORY

陈裕升 90后
广东省晓课堂教育投资有限公司CEO
惠州市影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
中传传媒惠州校区校长
中国传媒教育促进会常务理事
传媒教育工作者

94年出生的陈裕升,以上的种种头衔,都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奋斗而来。这个年轻人,肤色偏黑,眼睛坚毅有神。跟着他走进他的办公室,潮流个性的装修风格让人耳目一新。他细心为我们倒了两杯水,我们就这样开始了面对面的访谈。
自我定义:白手起家,帮助更多人成功
“我在16年入传媒艺考界,有过很多人问我,是不是家里给了我很多帮助,其实并没有。我对我自己的定义是,希望我能成为一个能帮助更多人成功的人。我希望我成为一个从白手起家开始奋斗,走向成功的人。我也以这个信念一直努力着。幼时和妈妈在市场摆地摊,两个人分食一碗汤粉的经历至今仍历历在目,也是因为这种经历让我非常珍惜每一份辛苦获得的成果。”
16年,陈裕升提着20公斤的资料去湛江见一个非常难约的合作商,来回车程12个小时,但是对方只给了20分钟面谈时间,陈裕升一腔热血的去了,却被放了鸽子。

“我在合作商公司附近的奶茶店,要等凌晨的车回广州,手机也快没电,上车后,好像突然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崩溃大哭,感觉非常受挫,那个冬天的午夜令我很难忘。”此时此刻的他,讲起这段经历,表情非常柔和。从白手起家开始奋斗,陈裕升用自己的言行证明着这个信念。

“我是个特别会给自己压力的人,有压力才能有行动的动力,大家都知道,光说不动假把式,我不喜欢“假把式”。”
艺考的升温:物质需求转化精神需求的必然现象

最近几年,成批学生参加艺考,出现所谓的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的现象。对于陈裕升来说,他认为这是整个社会发展对教育的缩影。
“中国一直提倡的是发展文化产业,很多人都清楚文化产业发展是一个大的方向,通俗来讲,我们以前是吃得饱,喝得好就够了,先解决基本的温饱问题。但是现在不是,现在我们大家不同,考虑的更多的是我们是否可以去看一场电影,是否可以去听一下歌,是否可以去健身,当社会经济水平有了提升,物质需求转化到这种精神需求,到现在出现这种艺术类产业,其实是人民群众对文化产业的需求,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过程。”
越来越多考生想参加艺考,但是陈裕升还是建议考生们要更加理智地面临选择,要更多考虑艺考是否适合自己,是否能坚持。

艺考的假象:走向高等学府的捷径
当问起艺考是不是进入高等学府的捷径时,陈裕升的回答是果断的否定。
“很多人觉得艺考很简单,也有很多人觉得艺考很难考,但是这些现象都是那些没参加过艺考的七大姑八大姨在说,真正艺考过的人都知道,艺考是付出跟收获成正比的,跟高考是一样的,甚至艺考更辛苦,压力更大,需要树立正确的学习观念,用正确的教育方法。”
陈裕升直言,每个考生应该想一想自己参加艺考的目的是什么,是为了考上好的大学,还是真的是喜欢这个专业,只有真的喜欢这个专业,才能在艺考时呈现最好的状态。
学员故事
提到艺考机构的选择,陈裕升说起一个点:“我们晓课堂思考的是能提供给考生最好的东西是什么。考生跟家长最想要的什么,陈裕升一直从这个点出发。
他思考了很久,认为这几个板块是重中之重。
第一个板块提供能协助艺考的场地。他设立独立的宿舍,饭堂,教学楼,还有录音棚、摄影棚等,完善艺考最基本的硬件设备。而这个版块的设置首先就避免了孩子去其他机构要深圳、广州等地奔波,同时封闭式教学保证了孩子的安全,让家长放心,也给孩子学习提供了最好的场地和硬件设备。
第二个板块是师资。

“我们师资有80%以上都是一本线以上,强大的师资团队给教学质量以保障。同时我晓课堂的课时量设置的是1400个课时,大部分机构的课时量都是600个课时。我们需要给他们足够的学习时间,让他们充分了解自己所报考的专业,比其它考生有更足够的时间去学习,否则600个课时仅仅达到一个最低标准,这并不能真正帮到他们。”晓课堂:以考生为本,保证教育质量

就目前全惠州市来讲,晓课堂是唯一一个自带独立宿舍跟饭堂的学校。考虑到很多艺考生居住环境的不方便与安全,陈裕升设立宿舍跟独立的安保系统,保护着考生的安全,这也得到很多家长的认可。

“保证她们安全,那么家长放心,我们也能安心教学,这个才是最基本的保障。我个人认为这个是我们明显优势之一。”

2019年开始,陈裕升开始在晓课堂设置每四周考试一次,每个班定量招生,不多招也不乱招,他希望学生在精细的环境中去学到东西,能更早去适应这种艺考的氛围,摆脱紧张感。
同时,陈裕升也非常支持考生去社会平台进行实践,鼓励考生大胆展现自己。他非常乐意为这些学生做推广,他想让更多人知道晓课堂里考生的优势。他认为,使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教学模式,对于考生来说,无论以后进入大学,或是步入社会也好,都能有一个单打独斗的坚强心态去面对压力。


给家长的建议:家长不应该随便否定自己的小孩
考生故事:
陈裕升提起让他印象深刻的两个考生,一个叫蔡乐,成绩是考到南昌大学的全省第一名,大年三十还在排练,为了保持良好的体型,这个考生连续一年坚持中午之后不吃饭。
还有一个同学姓李,她想去考中戏,但是出于各种原因,家长并不同意,也不鼓励。陈裕升之所以提起这位李同学,是因为这个社会存在着“否定式教育”的现象。他想通过这个考生的案例来告诉更多家长,不要随便去否定自家小孩。很多小孩自卑,并不是因为社会环境,而是因为爸爸妈妈看不起他。
“当我一直被家长否定的时候,我也会开始自我否定。家长应该鼓励小孩,不是盲目鼓励。”陈裕升如是说道,“很多考生在我这里练习是很刻苦的,有一股愿意为艺考去拼搏的劲。这个劲让我懂得,艺考只有父母、考生、学校相互支持,才能培养更好的艺考生。”
给考生的建议:学艺先学做人
传媒专业现在慢慢火起来,社会上很多人在讨论艺考,进而也带出了一批艺考界的“逆行者”。参加艺考的学生,分数有高有低,但是都是愿意去打破传统文化课去学习,去参加考试。过程非常艰辛,非常需要毅力。
陈裕升说,无论考生是想考一个好大学,还是真的喜欢传媒,这两者都是逆行者。但是在很多人想做个逆行者之前,都应该先去上一课,这一课叫:“学艺要先学做人。”
陈裕升希望任何学艺术的学生,都能清楚自己是来拜师学艺的,要去磨炼心性,要虚心向上。“我特别不喜欢参加艺考的学生,有任何高傲的样子。身为考生你可以有原则,但是不可以有高傲的姿态。因为你是来这里学习的。如果是准备好来学这个专业的话,请放低自己,面对这个专业,面对你的老师,甚至面对社会。好好用心去学习,这样才是正确的。”
陈裕升还提到另一个点,就是考生要给自己足够的自信,不管外界社会如何否定你的选择,都要去学好,因为这才是对否定者最强的回击。他说,就像《我是演员》里有一句话:“ 偶像,你成为不了他,就去重新定义他!做好自己,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偶像!”